冼迾糽
礿⑩
轎煤泭苤佽
絞ヶ弇离ㄩ踢伈弊暱 >> 遠悵苤鏝桸:僕趕室臕溫嗃觴絲G 2019弊暱泬薊繚變頗祜羲躉

遠悵苤鏝桸:僕趕室臕溫嗃觴絲G 2019弊暱泬薊繚變頗祜羲躉

懂埭ㄩ踢伈弊暱 楷票芄爾葚 堐黍ㄩ531棒 楷票奀潔ㄩ2019-10-20

    僕肮芢雄褪撮斐陔ㄛ僕砅楷桯儂郣睿斐陔傖彆﹝


    涴岆14砬笢弊佽贏絃皆甂鴃

袁 星不經意間,突然看到一個字:斷。思維就被拽回到年初。有天傍晚,閒極無聊時,我拿起手機翻看。有位微友李同事更新了消息,焰火般地花開圖,引我進去逛逛。看第一眼,真美;再看,就感到心疼、糾結、添堵。幾張杜鵑花照片之上,配有一段孤獨的短文。乾枝杜鵑,又叫九死還魂神仙草,一束枯枝,不需泥土,放在盛水容器裡,即可開花生葉。花期二十多天。二十枝,不足十元。照片上的乾枝杜鵑色澤紅艷,光禿的枝條上,一朵朵花似笑非笑開荂A極少的嫩芽,在枝條前端努力露出點頭,牆頭上探出半個腦袋的小姑娘似的,總有那麼點兒嬌羞和膽怯的意味。一束花,三四十枝,被攥緊了硬插進透明的玻璃瓶中。瓶內裝滿了水,斷處整齊清晰,像一隻隻腳樣貼緊瓶底的厚玻璃,冰冷地站立在靜寂的室內。這應該是擺拍,是商家精心修飾過的。另一張照片,是在室外的水泥地上拍的。一束乾枯的枝條,插在同樣的透明玻璃瓶內,無花無芽的黑灰枝條,用一團死氣沉沉的乾癟,把周圍的一切帶入冬季。待到花開,枯木逢春一詞,算得上貼切。室外冰天雪地,瓶中花燦如春。這種視覺撞擊出的美感,因為根的缺席,被一刀斬斷,莫名地添入了許多諷刺和疼痛。而一朵朵盆栽的杜鵑花,血一般鮮紅,開在枝頭上,就像綠葉間燃起的一點點焰火,擺在室內,被透窗而入的陽光一塗一抹,折射出滿室溫馨。那種溫馨,是會流淌的,是活的。從斑駁的陽光處,一下子抵近內心,呼吸荂A在心裡激起一陣陣暖意和震撼。這樣一條微信短文的發佈,把我沉默數周的心緒晃醒。我在短文下面留了條消息:乾枝杜鵑開賣,野生杜鵑就被損毀嚴重,其他地方的野杜鵑命運也差不多。沒有駁斥的意思,只是想作一個說明,讓更多看到乾枝杜鵑圖文的朋友,多一份取捨的思考。留言後,我找到許多杜鵑花開的照片,選出九張有代表性的,上傳到自己的微信裡,還附上一首原創現代詩《乾枝杜鵑美在野》述之,勸之。乾枝杜鵑,以興安杜鵑為多/乾癟的枯枝,色澤晦暗/就像被太陽曬焦過/透不出一點點,生命的氣息/枝條們,在風雪中傲立一冬/不知被誰,攔腰截斷/剪下一枝,又剪下一枝/送進市場/紅艷艷的大花朵,如火苗/在注了水的花瓶裡/拚盡全力,呈上最後的瞬間/枯木逢春,不死之花/各種驚嘆與讚譽/在人潮中被商家撩撥,湧現/枯枝,浸一截入水/一星期後/枯枝仍舊,卻添了花兒燦爛/風雪,揭去了大地的衣衫/冰凍的環境中/枯木上的幾朵花開/迷醉了人眼/揭開了,春回大地的假象/離根的枝條,斷了供給/就算不像枯柴/哪怕還能花開/積蓄多年的生命,不過月餘/就將,徹底,毀滅殆盡/冬天,依舊是冬天/花開,終究是/被折斷傷口上的一種病態/疼痛地綻放,喪命而來/美,還有什麼,值得期待/杜鵑,屬於山野/花兒,在野外的荒涼裡/才是最美的/美得,像春天的/花海,提前數月/隨風雪,一股腦趕到了人間/喚醒,天地間/片片,怒放了的,春之開端。喜歡美,尋求美,擁有美,本身沒啥毛病。把野生杜鵑花移栽到花盆中,也算不得太過分。這幾年,乾枝杜鵑走俏,卻是不正常的,是一種病態的追求。一棵野生杜鵑,幾經風雨,活了十幾、幾十年,被削光枝條,或者連根拔起,那是一種怎樣的疼?換作人,活生生扒皮、抽筋、剔骨,恐尚且不及!利益驅使下的商販們,不管不顧,有多少野杜鵑消亡了,有多少杜鵑林區被損壞了,他們根本不經心,不在乎。這兒的山上,周邊十幾里,沒有野杜鵑花,但有成片的荊棵花。荊棵生長緩慢,枝條每年都枯死大半。太過乾旱、太過炎熱,太過寒冷,山火,大風,雨水沖刷,眾多因素,限制荅薶坁漸耵齱C多少年了,荊棵死死生生,在荒野,在石縫罅隙裡攥拳堅守,憋茪@股子韌勁,延續茈糽R。這幾年,荊棵根漸成新寵。很多人去山上找尋、挖掘奇形怪狀的荊棵根,陰乾後去皮,雕刻上油,放在客廳或帶到集市上去賣。個頭愈大,形狀愈奇特,就愈受歡迎。有人賣,自然就會有人買;有人買,就催生了更多人賣。閒下來的農村人,有的專幹這事,整天去山野中挖掘,年老的荊棵花,被橛頭、鐮刀、鐵鍬大量毀壞。山野的肌膚,在各種私慾驅使下受了重傷,傷痕纍纍,露出了一個個灰黑的窟窿,或者褐黃色深坑。野杜鵑和荊棵花,都是美的存在。有些人為了看花,有些人為了要根,不惜以摧毀一棵棵生命為代價,以斷掘它們,滿足可憐的私慾。這種行為,在行色匆匆中,常常被眾人朦朧視之。無視之、默許之,野外的美景,就這樣一點點被蠶食、吞噬。幾枝杜鵑花,一塊荊棵根,惡化不了環境。成千上萬枝呢?成千上萬個呢?或者,數以億計呢?這不是危言聳聽。就像我們這個地方,農村老家周邊的老荊棵花,但凡被村裡人知曉了的,有那麼點兒年歲的,一棵都沒了。剩下的,全是些幼苗,還開不了花。據說,各地野杜鵑的命運,或好點或壞點,差不多也都如這裡的荊棵。我提及的「生命」,非指迷信之「命運」。在這裡,見證到的是真真切切的生命,是冰火兩重天裡的凡俗之生命。炎炎烈日之下,天乾地凍之時,諸多凡俗生命各就其位,靜靜地存在,靜靜地消亡,靜靜地輪迴。從某個節點某個側面看,生命始終是存在的,就這樣荂A就那樣荂A在不同的際遇中匆匆,掙扎,再匆匆,再掙扎,各處皆然。有荓j大思維認知的人們,本不該去「斷」,哪怕是僅僅當一群看客,冰冷冰冷地,袖手旁觀都行!

 栦翮佽ㄩ※悵梤謂橾勛阨睿赻撩傯褻极夔謗祥昫ㄛ睡氈奧祥峈ˋ祥奪軗嗣堈ㄛ橾佷珛騰捂訞壏黺撢覂ㄛ扂憩竭詢倓﹝

 朻栠薊с悵梤笢陑議揣鼎價華阨萇悵梤勦硉啤埜卼栫閉軗堤梛囑ㄛ羲宎勤珗潔硉с巟條輛俴潰脤﹝

 

香港回歸祖國,百年恥辱得以湔雪,這一舉世矚目的盛事已經載入中華民族史冊。每每念及此,就不禁心潮澎湃。昔日同僚朱正紅同志新著《近觀香港》即將出版,要我作序,我翻閱一篇篇文稿,眼前又浮現出一幕幕往事,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從中英關於香港問題談判開始,直到五星紅旗在香港高高飄揚,我有幸參與並見證了香港回歸的整個過程。我是1990年奉調到新華社香港分社工作的,那時香港已進入後過渡期,有關回歸的工作日漸繁重,鬥爭也日益尖銳化。這是一項領域廣闊的系統工程,需要組建一支能打硬仗的隊伍。在我們的建議下,中央從北上廣等地抽調了一批年富力強、德才兼備的幹部充實新華分社的力量。這批幹部沒有辜負黨和人民的囑託,來港後兢兢業業地忘我工作,參與並前輩們共同完成了保證香港順利回歸的歷史使命。正紅同志正是這支隊伍中的一員,他原是大學的副教授,愉快服從組織需要,「棄教從政」。1991年到香港後,一直在新華分社宣傳部工作,做輿論宣傳和研究方面的工作,一幹就是十四個春秋。從新華分社到中聯辦,從處級到廳級崗位,無論職位如何變動,他手中的筆始終沒有賦閒。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我方在香港的輿論力量還顯得比較弱小。而離回歸愈近,愈顯得加強輿論宣傳力度的重要,引導輿論的任務既繁重又光榮。正紅和他的同伴們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牢記使命,辛勤耕耘,用手中的筆配合我辦報刊,書寫出一篇篇犀利有針對性的文章,為香港順利回歸祖國作出了應有的貢獻。記得前些年,我曾為正紅所著《歲月留言》(上下部)題寫過書名。收錄在那部書裡的文章,篇幅相對長一些,當時是以報刊「專論」的形式出現的,這次《近觀香港》收錄的是正紅在香港某報一個專欄發表的文章,這些文章題材廣泛,緊扣社會熱點,一事一議,及時點評,或闢謠求真,以正視聽;或澄清事實,披露真相;或針砭謬誤,剖析事理;或褒揚正義,歌頌善良,一時為香港社會所關注,頗有較高的知名度。正紅寫的這些文章,我在任時大多讀過,覺得雖屬政論短評,還是具有較強的可讀性,對引導社會輿論發揮了一定的作用。近觀香港,意即近距離觀察香港。近觀的結果化為文字,使這些文章深深打上了回歸前後香港特定社會風貌的鮮明印記。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本文集的出版既有歷史價值也有現實意義。前者,可為後來的香港問題研究者提供參考;而後者,香港回歸前後發生過的一些事情,有些或許還會在明天的香港社會變相重演,這些文章就有其溫故而知新的作用。正紅是浙江杭州市郊富陽人,他的家鄉就在風光秀麗的富春江畔。正紅文筆清新,富有激情,也可謂得江山之助吧!■文:周南作者為外交部前副部長、中英關於香港問題談判中國政府代表團團長、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

 桵⑹諾濂絨巹溥9葍佪じ暫侘籤鍰湍雄桵須薯枑汔腔佷繚ㄛ樈恁堤7靡諾濂撰蚳模ㄛ煦梗饜掘3祫5靡匿潑撮扲嘎補郪傖7跺※蚳模馱釬弅§ㄛ婓撮扲斐陔﹜褪旃馴壽﹜笭湮恄騉梤眕摯侘齬隒礸源醱楷閨笭猁釬蚚﹝

梁振輝香港資深出版人「疊(dip6)」可解作堆聚和敲打。口語中,廣東人會在這兩個意思上通過變韻母而讀成「K/耷//搨/沓(dap6)」。在眾多的「借字」中,「K」和「耷」最為普遍使用,尤其前者。圖中父親用拖鞋使勁「打仔」,致令汗珠不斷揮灑。這種「流汗」的樣子,廣東人叫「大汗淋漓」--由「大汗涔涔」(「涔」讀「岑/心1-4」)和「香汗淋漓」演變過來,又叫:大汗「K」細汗意思是大小汗珠堆聚在一起。對於「老豆打仔」,廣東人有時會說成:老豆「K」仔由於「成吉思汗(1162-1227)」是蒙古一族中的「大汗」(古代西域和北方各國對君王的稱呼;「汗」讀「寒/hon4」),有人便稱其子為「小汗」或「細汗」,那「成吉思汗打仔」就相當於「大汗K細汗」了。通過調變,「君王」的「汗/hon4」變成「汗水」的「汗/hon6」,人們也就用上以下歇後語來形容「大汗淋漓」的樣子:成吉思汗打仔--大汗K細汗由於「成吉思汗」是「鐵木真」的稱號,所以坊間有以下的版本:鐵木真打仔--大汗K細汗網上也有以下的版本:蒙古王打仔--大汗K細汗「成吉思汗」是蒙古開國君主,可不是唯一的君主;還有從「蒙古王打仔」的字面看不出「流汗」情況,所以筆者不認同此版本的存在性。值得一提的是,如斯「打仔」,等同「虐兒」;就算是在法律上容許父母「打仔」的台灣,這也屬違法。飯局或賭局中,坐在自己左邊的人叫「上家」,坐在自己右邊的人叫「下家」。廣東人也會叫「左鄰右里」(「左鄰右舍」)做「上下家」,與此相關的有以下一個俗語:上家打仔下家乖不少人以為此話與「敲山震虎」意同,其實不然。「下家」小孩「乖」是因為生怕自己父母「有樣學樣」--依據「上家」父母的「打仔」準則,而不是因「打仔」就像病毒般傳染。理論上,這裡的「乖」不需要全面,只要不重蹈「上家」小孩的覆轍便可。傳統習俗上,農曆年初一「不殺生」,到了年初二方可「破戒」。人們會叫年初二做「開年」,有「開」始運作新一「年」的意思。漸漸地,後人把「初一不殺生」演變成「初一無論如何也不『打仔』」,但到了「初二破了戒」,父母當可肆無忌憚地「打仔」了。以下的俗語就成了小孩在年初一當天盡情「曳」的護身符:未開年唔打仔如有父母在新年期間(除初一)「打仔」,人們會叫這個行為做「同個仔開年」。如有小孩在初一不聽話、情緒失控、口不擇言或觸怒了長輩,父母或大人就會威脅道:「係咪想提早『開年』呀?」此問句一出,大多小孩不得不即時收斂,大收阻嚇作用。對於「開年」一詞,筆者發現有收錄於近年開發的一個「粵語辭典」(在線版)內。以下是當中的三個解釋和筆者所作的兩個對比:解釋1:即係農曆新一年鵀~初二解釋2:鶾A曆新年打小朋友作為教訓對比:鰤鱆鴗@儱s年期間打頑皮小朋友奰蛹椓挭3:鶾A曆新年鬧人對比:專門指「打人」,「鬧人」應該唔算從上文筆者所述以及上述對比,讀者可自行判斷該「粵語辭典」給出該詞條其中兩個解釋的準確性。對有心從事「粵語保育及傳承」的人士,不分國籍,尤其年輕人,筆者深表欣喜並予以支持,惟須在發佈資料前:多加考證,毋想當然若然有所誤傳,本來美事一樁卻變成醜事了。前幾天,家妹提出不如在專欄講一下除「雞毛掃」、「沙藤條」外,其他「打仔神器」,如:拖鞋、衣架、裁衣尺、飯盒、帆布床棍等等。她這一說,竟勾起了筆者對先母的無限追憶,尤其當年驚心動魄的一幕,更是點滴在心頭--筆者應是幹了些好事而觸動了母親「打仔」的神經,一根硬度相當的帆布床棍就此遭無情「打斷」。對當年的父母來說,「打仔」時真的沒有所謂「神器不神器」,正是:J起手就打(拿上手就打)當年筆者的「手Z」(手肘)就是在「命運播弄」(一根帆布床棍剛巧出現在母親的眼前)的情況下挨了那一棍。事過境遷,母親對我們三姐弟妹說,「打仔」只許打手腳,頭是不可觸碰的。原來母親「打仔」是有原則的,能不佩服哉!

 《民國清流》(七卷本)作者:汪兆騫出版社:現代出版社著名編輯家、作家汪兆騫先生的《民國清流》圖書已出版七卷,三個月前,這七卷本得以集結出版了精裝本,這是近年來民國題材寫作的一份沉甸甸的收穫,尤其是汪先生以編年體的紀實手法進行寫作,讓讀者在閱讀時更具現場感,同時對民國文化以及當年的文學大師們,亦會產生更為親切與親近的了解。六月底,我與汪先生前往蘇州參加江蘇書展,路上閱讀的便是這一套《民國清流》,三天相處的茶餘飯後,談論的也是這套書以及與民國相關的話題。汪先生喜歡談魯迅,在書中以及聊天時,涉及魯迅的篇幅頗多,通過他的還原,我腦海裡浮現出一位面孔略顯陌生,但從性情方面去理解卻顯得更為真實而熟悉的魯迅。我曾寫過一篇名為《想與魯迅喝一杯酒》的文章,試圖尋找魯迅內心柔軟甚至脆弱的一面,在這一點上,與《民國清流》中對魯迅的刻畫是不約而同的,在汪兆騫先生看來,魯迅不必是那位整天板蚆y教訓人的、被符號化的偶像,他的權威有相當多一部分是通過文章之外的因素建立起來的,還魯迅以真實,就是還民國時代文人群體以真實。通過閱讀《民國清流》,發現民國知識分子的身上,體現更多的氣質是優雅、坦誠、淡定,還有詩意。原來民國的知識分子的最大底色,竟然不是痛苦,以前一直認為,是痛苦與憤怒「餵養」了民國文人的無畏爭鬥精神與家國情懷,現在看來,這是一種想當然。在那樣一個民族與國家處在重要轉折點的時刻,民國文人一方面繼承了傳統文化的精髓,另一方面又接受茼銴隢隡撉瑤釋說A他們內心洋溢追求自由所帶來的澎湃情緒,雖然也會為同仁的被捕或遇難而悲傷,但在急速行進的時代巨輪下,他們沒有太多時間痛苦,而是要把生命的光芒完全綻放出來。痛苦是誕生經典文學的必然條件,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卡夫卡、加繆......數不勝數的作家都是以痛苦為底色寫出了傳世的佳作,而在民國文人那裡,胡適的寬容與沉穩,沈從文的唯美與精緻,郁達夫的陰鬱與傷感,張愛玲的市井意識與張恨水的傳奇筆法,似乎都與痛苦沒有太多的聯繫。一直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劉心武、盧新華、馮驥才等人的「傷痕文學」,王蒙、高曉聲、張賢亮、路遙等人的「反思文學」,才呈現出清晰的「痛苦」基調。哪怕到後來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文學「黃金時代」,在對中文之美的把握上,也無法與民國時期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學作品相比。胡適所發起的五四白話文寫作,不但給中國思想文化帶來了極大的變革,在文學上所取得的成就,可以用「一開始就風華正茂」來形容。汪兆騫先生在書中這樣寫道,「他們骨子裡透茠瑰u雅,他們的真性情、真人格支持的膽與識,滋養荍畯怐瘋F魂」,可謂一語中的。近年來,沈從文、蕭紅、周作人、郁達夫等作家的作品悄然暢銷,雖然在書名與包裝上有過度營銷之嫌,但民國文學作品的文學含金量,對現代人浮躁心靈的安慰功能,還是穿透了時間的考驗。民國文人的作品與生活,這些年之所以得到廣泛的關注,是因為人們隱約感覺到了知識分子群體的斷層與消失,不僅當下難尋「大儒」,甚至連具備完整思想體系、獨立品格、學識淵博的知識明星也極少了。在與汪兆騫先生討論時,說到60後這一代人身上還有中國傳統文人以及民國文人身上「士」的氣質,從70後這一代開始,受流行文化的影響以及互聯網的衝擊,已經很難從這代人身上看到文化傳統與知識格局的影響和力量感了。80後、90後的「故鄉」在互聯網上,他們的文學是「互聯網文學」,再往後的青少年,又面臨茪j數據與信息流的全面覆蓋,未來的文學會變得數字化、虛擬化,思想與觀點失去了最佳承載體,流失的速度自然會更加地快。正是在這樣的趨勢背景下,如果尋找一個適合緬懷文人生活、知識分子影響力與文學之美的時代,民國時期是距離最近也是最佳的一個選擇了,《民國清流》系列著作,便為讀者提供了這樣一個進入民國的「入口」,從大師們的爭相出現,到他們的中興、輝煌與涅槃,《民國清流》進行了一次史詩般的盤點,這套書正如著名作家張抗抗所評價的那樣,「民國就像一艘沉沒的豪華巨輪,上面有無數寶藏值得我們挖掘。汪先生的這套民國系列就在為我們打撈這些寶藏。」■文:韓浩月

釬峈2014爛岍賜戚睿2016爛兜堍頗鹹擎捚濂ㄛ嫌峎捚勦輪爛懂輛祭朸厒﹝ 

 《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作者:布魯諾·舒爾茨譯者:陸源出版:後浪.四川人民出版社對於不少中國讀者來說,用波蘭語寫作的布魯諾.舒爾茨(BrunoSchultz,1892-1942)仍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名字,因此不久前後浪出版公司再版這位猶太作家的短篇小說集《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仍要在腰封寫上「與卡夫卡比肩的天才」之類的字樣。與卡夫卡相提並論當然不至於委屈了舒爾茨,但誠如《紐約客》作者魯絲.富蘭克林(RuthFranklin)說的那樣,這兩位波蘭猶太裔作家的作品儘管形式相似,本質卻完全不同。如果用繪畫作比,卡夫卡顯然不像舒爾茨那樣對畫中色彩表現出如此多的興趣,而且,卡夫卡顯然更陰鬱。書中包含十六個故事以及三篇隨筆,每個故事的色彩均豐盈滿溢,時而綻放如夏日陽光,時而糙暗昏黑,流轉不息,宛若讓讀者置身博物館中,於不同風格及情緒的畫作間遊走。閱讀這些故事的時候,我時常驚訝於舒爾茨對於知名畫家及其畫作的認知,尤其能將畫作的風格及特點連通書中敘事及情緒表達。他總是自在地用「普桑式」、「點彩派畫作」或「勃魯蓋爾父子那簡潔、原始的力量」之類的詞句描述某種自然中或是日常生活裡的樣態或情景,而我後來才知道,他不僅僅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被低估的畫家。有趣的是,舒爾茨書中文字顏色生動多變,可他的作品卻常常是敘事意味濃重的版畫作品,讓人忍不住猜想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畫家是否有意對調文字與視覺語言的慣常功用:當很多作家用文字細描故事的邏輯與紋理的時候,文字之於舒爾茨,是比畫筆更容易抒情並寫意的工具。說到這裡,忍不住提一句書封的妙用。設計師用一幅近似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畫作,呼應書中對於夢境及幻想的描摹;畫中冷暖色塊的搶眼對撞,亦呈示書中文字在明與暗、炫目與闃寂之間營造的顯明張力。在我的短篇小說閱讀經驗中,英國作家奈保爾的《米格爾街》是不得不提的一部作品。從多年前讀過那條虛構大街上的多個故事之後,我對於文字的節奏、分句的短長以及段落之間的過渡與對照,有了更為直接的感知。在我看來,舒爾茨的這本小說集與《米格爾街》中對於少時夢境與幻想的書寫極為親近,雖說相較於奈保爾繽紛跳躍如橡皮球一般的樸素語言,舒爾茨的文字更加晦暗奇詭,亦因眾多比喻和通感的運用而顯得不夠直白貼地。換句話說,兩人同為借短篇小說把玩文字的好手,不過,奈保爾不喜迂迴,舒爾茨則正相反。他擅長用複雜句式和挑戰想像力的比喻將讀者引入參差錯落的詞句迷宮中,並且,深以為樂。舒爾茨本人深知語言的魔力,他甚至將哲學視作「對語言深刻的、創造性的探索」,將現實視作「語言的倒影」。這位波蘭作家生前寂寂無名,1942年出街買麵包時被佔領其家鄉德羅戈貝奇的納粹軍官開槍打死。直到二十多年後,人們才發現這位生時孤寂、死後靜默的小個子猶太人竟寫出如此繽紛瑰麗又不乏深沉的文字。人們常常因這般隱沒的、同時也極富戲劇性的生命經驗而感慨不已,愈發覺得舒爾茨作品中的驚奇、炫目與反轉,不單是那位小鎮平凡寫作人的慰藉,也是深陷庸碌與冗長生活中人們的琱[遙望。■文:李夢

蚕衾刱授硐遞匾敯棫埻秪ㄛ醴ヶ桲毞檉黃赻珨佼齪蟥侇敔媯贏尤驉

 
華硊ㄩ挕犖傑鰍107弊耋昹耜桸汜揭 蚘晤ㄩ59568 訰戙萇趕ㄩ(874)137386 924371 域鼠萇趕ㄩ(34)257585
踢伈弊暱悵隱厙桴垀衄阱 帤冪埰勍祥腕葩秶﹜噩砉 扢數旃楷ㄩ妗捄迵陓洘奪燴笢陑
陔儔に軓氈部www2977 凰藷陔曶儔厙硊3522 陔に曶儔夥厙 踢伈弊暱 凰藷陔曶儔忒儂唳厙硊
凰藷陔に嫘豢逄 凰藷陔湇儔黑部珨 凰藷ぱ踢 凰藷陔蒂儔萇赽蚔牁厙桴 pj蚔牁
www64222com 凰藷陔に夥厙 凰藷陔に8455忒儂唳 凰藷陔な儔軓氈厙桴 凰藷陔に5197
http://www.bulletbabu.com http://www.kzh688.com http://www.grisbysweden.com http://www.splongding.com http://www.jxfushen.com
珨脯滇挌扢數芞 絨妢價掛眭妎 逋⑩れ埭華 都蚚腔扢數耀宒 恅悝蚳珛蕉旃
珨爛撰杅悝苤嘟岈 假閣湮栥儂迮秶婖衄癹鼠侗 杅悝寥馨楊祭紬 珨爛撰逄恅忒陪惆 逄恅岆妦繫砩佷
溫軝腔ч景 乾もtxt 窪旂苤佽厙 txt轎煤狟婥苤佽 梪堐狟婥
郔疑蚚腔等儂蚔牁碟赽 鰍儔燴馱湮悝旃噶汜桸汜厙 峎扢數 軓氈蚔牁湮 厙珜蚔牁す怢湮
4399蚔牁碟轎煤狟 逄恅毀佷崋繫迡 諒悝扢數腔砩砱 鰍儔馱珛湮悝蚘眊 弅囀扢數燴癩
4399厙珜蚔牁湮 7K7k蚔牁碟赽 冪萎恅悝苤佽 等儂蚔牁ぢ賤唳湮庠倛襤禢謹 qq儅煦須華翋
倎玿腔厙釐蚔牁 忒儂等儂蚔牁湮 酕妦繫扢數郔蚻ヴ 蚔狨厙崋繫狟婥蚔牁 逄恅蕉彸毀佷100趼
狨聒滄陬忒儂唳 vivo蚔牁笢陑 杅悝膘耀踼 珋測恅悝奩 NDS蚔牁磁摩
FC蚔牁碟赽 遠噫扢數衙蹦 2019pc蚔牁湮釬 囀劃ぢ賤蚔牁碟赽湮 恅悝釬こ黍綴覜
笢弊坋湮靡翍 婌頗淏夔講 蔚濂婓盄夤艘 鰍儔珨掛湮悝 QQ苤佽
醫捶瓮| 狤蔬瓮| 票迍瓮| 悵艙瓮| 備嗣瓮| 窪韓蔬吽| 佼砱⑹| 竣陲庈| 腦隋庈| 膛跨瓮| 儅坒刓| 怢陲庈| 矔蚔瓮| 漆倓瓮| 陔氈庈| す隅瓮| 崥湛瓮| б模瓮| 娹栠庈| 艟刓瓮| 肮庌| ц栠庈| 雛傑瓮| 燴攽瓮| 撈蘋庈| 淜羱瓮| 圊⑻瓮| す蔬瓮| 控捶| 假栠瓮| 氿梤| 啡盺瓮| ч漆吽| 虞鰍瓮| 敆喀瓮| 詢蚘庈| 轔譴瓮| 鍾怢瓮| 舷慇| 嗟銓庈| 竣朘瓮| http:// http:// http:// http:// http:// http://